郑爽“代孕”大瓜残酷真相:生娃真的只是流水线上一块肉?

2024年娱乐圈第一个“大瓜”今天诞生了!

娱乐圈“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”、顶级流量女星郑爽的前男友张恒,在二人确认分手一年后,突然带着两个已经一岁多的孩子在网上现身。而孩子的母亲被指是郑爽,两人疑似于2019年在美国通过代孕这种在伦理和法律上具有极大争议的方式,生下了他们。

今天下午,张恒突然在朋友圈发长文,声讨近一年来网络上与其有关的说法,称网上所说的他诈骗、借高利贷、逃避债款、携款潜逃至美国等一系列言论都是谣言。同时自曝,自己和家人滞留美国一年多的原因是“我们必须照顾并保护两个年幼无辜的小生命,滞留美国实属无奈”,还称自己已经聘请律师处理相关事宜,相信可以还原所有事实真相。

微博中,张恒一手牵着、一手抱着两个孩子,从身形高度可以判断,两个孩子年龄相近,大约是一岁左右。

这条微博迅速引爆微博平台,有一大波郑爽的粉丝前来留言,指责并质疑:为什么和郑爽分手一年后就有了孩子?而且已经这么大了?是不是劈腿了?!

然而事情的反转很快令大家瞠目结舌。有媒体曝光了两个孩子的出生证明,上面显示,男童的出生时间是2019年12月19日,出生地是科罗拉多州,母亲“第一次结婚前的名字”显示为“SHUANGZHENG”,父亲的姓名为“HENGZHANG”,出生地中国,年龄29岁。女孩的出生日期是2024年1月4日,出生地是内华达州,母亲的现用名仍然是“ShuangZHENG”,生日也和网络公开资料可查到的郑爽生日完全吻合。

另据美国联邦法院系统消息,疑似郑爽与张恒的离婚案将在2024年3月22日开庭审理。

两个孩子的出生证明

而从郑爽最近两年来频频露面的综艺节目和直播中,可以确认她并未怀孕,也从未表示过自己已结婚生子的消息。

但是有网友扒出,2019年5月,郑爽曾经在节目中自曝想生三个孩子,害羞称并没跟男友详细商量,“要是能生龙凤胎是最好的”,而张恒当时正站在台下。

按照今日曝光的孩子出生证明来看,两个孩子应该是2019年1月、2月左右怀上的,有极大的可能性是来自代孕母亲。

“不愧是郑爽,荒谬中带着合理,震惊中带着无语”

从下午至晚上,“张恒发文”“郑爽代孕”始终作为最劲爆的话题霸占了微博热搜的榜首。

有网友梳理了两人从交往到交恶的时间线,发现两个孩子的出生经过简直就像“过家家”一样:

时间线梳理

面对网友的疑惑,张恒已经在朋友圈承认了孩子是自己亲生的,而截至本文发表前,向来以“耿直、爽快”为人设的“爽妹子”一方仍未作出回应。

稍晚些时候,网络平台上又曝光出疑似“郑爽张恒父母录音”,女方父亲称双方已经分手,“分开了就谁也养不起”,还表示可以跟医院说一下,弃养两个孩子。

弃养录音文字

和以往明星结婚、离婚、出轨、劈腿等娱乐圈八卦新闻不同,这则消息之所以可以引爆网络,除了流量明星闪婚闪离之外,最令吃瓜网友们震惊的地方是:两个人竟然可以像儿戏一般,选择在中国大陆并不合法的代孕方式,轻易地“制造”了两个孩子,而在分手之后,一方还被指拒绝承认和抚养孩子,不配合办理相关手续,导致孩子无法回国。

“孩子是小猫小狗吗?想生就找人生两个来玩玩,后悔了就当他们从未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?”有网友说。

针对这个娱乐圈大事件,《凤凰周刊》在微博开启网络投票,不到三个小时,已经有近23万人投票,近8成网友对这一代孕事件非常反感,表示:“无条件拒绝,这是法律和道德的底线”。

前不久,著名导演陈凯歌因为拍摄了一个涉嫌美化代孕行为的短片,刚刚受到网友的质疑,当时,人民法院报官方曾深夜发文,警告广大观众——“别以身试法!实施代孕技术或可构成犯罪”,并提醒,我国明确禁止代孕行为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《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》,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。

这一次郑爽疑似代孕并弃养孩子的新闻,又一次让地下代孕这个灰色市场浮出水面。

由于代孕在中国属非法,一些人选择花钱去代孕合法的国家“生孩子”,但令人震惊的是,在国内,竟然也存在着地下非法代孕市场。

国家卫计委数据显示,目前中国育龄女性不孕症的发生率在12.5%-15%左右,患者人数超过了5000万。

现实是,想要孩子的人群远不止于此。例如,被其他疾病困扰的家庭、计划生育的结扎者、失独的高龄夫妻,以及同性伴侣等。他们获得孩子的途径除了领养就是借腹代孕。而法定收养条件极其严格,即便符合标准,更多人还是愿意代孕一个基因孩子。而代孕在中国,目前并不为官方所许可。

目前,有些国家已将代孕合法化,他们的主要客户就来自中国。不过,2024年受新冠疫情影响,境外市场已几乎中断,这导致我国的地下代孕市场迎来爆发期。

早在2004年左右,国内就开始出现地下代孕市场。十多年来,这个市场“制造”出一个又一个的新生婴儿,但都处于灰色地带。

一单107万元的代孕生意:

包成功、包男女、包风险

地下代孕市场为一些想要孩子、却无法生育的人提供了一种可能的选择。

今年38岁的陈曼妮,因卵子无法受精一直要不上孩子。这些年,除长期吃药外,她还接受过手术治疗以及3次试管婴儿手术,均以失败告终。连医生都建议她,不要折腾自己了。

原本想彻底放弃的陈曼妮,在2024年9月上旬,从手机上看到一则有关“代孕”的揭露报道。她循着记者的暗访流程,在搜索引擎中输入关键词后,大量地下代孕机构出现在网页前端,不到一小时,她就添加了20多个中介人员的微信。

中介机构工作人员告诉她,按照技术分类,目前可操作三代试管婴儿。第一代是常见的体外受精式胚胎移植;第二代是在卵细胞浆内实施单精子注射;第三代技术又称移植前遗传学诊断,可进行染色体筛查,将选择正常的胚胎移植到宫腔。

“通俗来讲,二代包生产、不包男女;三代既包生产、又包男女。”据这位中介人员介绍说,国内正规的生殖中心,大多具备一代和二代技术资质,三代的资质非常少,但三代技术在地下代孕市场早就很普遍了。”

因为有过3次试管婴儿操作失败的经历,陈曼妮放弃了一代技术。中介在了解到她的卵子质量问题后,给出的方案是:先购买陌生女孩的卵子,然后与丈夫的精子结合进行培育,由“代孕妈妈”(简称代妈)生出孩子。

经过综合对比,陈曼妮选择了武汉一家名为“X宝助孕”的代孕团队,她和丈夫还专程到当地去考察。“X宝助孕”办公地设在武汉光谷一栋知名写字楼里,一位自称张总的人接待了他们。

中介与陈曼妮签订的协议

刚开始,他们想选择65万元套餐的二代技术,公婆提出必须要男孩后,两人只好选择了95万元的三代套餐,其中不包括卵子费用。陈曼妮觉得很值,“毕竟要靠孩子养老。”

商量好以后,中介没着急与陈曼妮签约,让夫妻俩先回山东。没几天,张总推荐过来十几个“卵妹”的资料。从学信网信息来看,这些女孩都是本科学历,毕业时间一两年。陈曼妮和丈夫对女孩身高、外貌、特长等对比后,选择了一个与两人脸型、肤色接近的“卵妹”。

陈曼妮和丈夫又到武汉后,被中介用黑布蒙着眼睛带到一个地下手术室,“卵妹”已在此等候。在付完剩余的9万“卵费”后,女孩接受了取卵手术。在陈曼妮的丈夫取精之前,张总先让他们交了20万元首期费用,然后他们才与中介另一位负责人宋总,签了一份“95万零风险包成功协议书”。

“这份合同包成功、包男女、包风险,其间发生任何问题,额外费用由我们承担。”张总表示。

2024年11月上旬,张总找好了代妈,陈曼妮去武汉见了下。代妈35岁,来自山西阳泉乡下,“看着身体挺壮硕,5分钟就敲定了。”后来,代妈同样被蒙着眼睛带到地下手术室,来自正规医院的医生用了不到10分钟,就将胚胎植入她的身体。

14天后,胚胎移植成功。陈曼妮非常高兴,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一次成功。接下来,她只需按时付款:胎儿着床3个月付20万,5个月付20万,7个月再付20万,婴儿出生、健康交接后,付清剩余的15万元,每逾期一天多交1000元。

中介将代孕宝宝称为“货物”,出生那一刻叫“卸货”,向客户移交是“交货”。算上卵子和孕产,陈曼妮和丈夫至少要为这个“货物”花费107万元。

在“交货”同时,中介负责为代孕婴儿办理《出生医学证明》,尽管陈曼妮并非孩子的基因母亲,但出生证母亲那栏,仍会填写上她的名字。夫妻二人可据此到公安机关为孩子办理户口,从程序上和手续上来看,外人不会知道孩子是代孕而来的。

“制造”婴儿的流水线,中介串起的代孕链

如果不是选择代孕,陈曼妮不知道这个行业有多火。而且,很多中介已将这门生意半公开化,他们不仅能化名接受记者采访,还愿意讲述怎么运营代孕机构,并希望公众理解。

据一家中介透露,国内至少有8000多家代孕机构,规模大小不一。原先在武汉和广州最为集中,但2024年武汉受疫情影响,很多中介转移到长沙、合肥、上海、北京等地。办公室一般设于所在城市的重点商务区,给客户造成有实力的感觉。

真正出租子宫的代妈,生一胎最多能挣20万左右。代妈几乎都是贫困女性,很多人将生孩子当成专职,家里的老公也知情。为了能让代妈安全生产和防止逃跑,大多中介会租用豪华住宅,对她们进行封闭管理。

在中国的地下代孕行业里,始终绕不开一个名叫吕进峰的江苏男子,据称是他打开了中国代孕市场。

郑爽“代孕”大瓜残酷真相:生娃真的只是流水线上一块肉?

据一些媒体报道的信息,吕进峰自称妻子2004年怀孕后,天天泡在网络论坛中查询孕婴知识,后来看到了很多深陷不孕不育家庭的痛苦,并由此发现商机。

在没有任何经验与资源的情况下,吕进峰注册了海量的QQ号,声称自己是代孕公司负责人,开始在论坛狂发广告,并引来很多业务。然后,他将客户、代妈、医生连在一起,开启了代孕产业。

随着生意越做越大,吕进峰组建团队进行分工,有人负责找客户,有人公关医院,还有人寻找代妈,并将代妈集中管理。

李宁是吕进峰手下一位区域经理,他说公司入行16年来,已代孕过两万多名宝宝,无一例纠纷,“除了有良好的资源外,主要是打政策擦边球。”因为中国官方不允许正规医疗机构和医生参与代孕,所以,为了让生意继续下去,很多中介都建有自己的独立手术室,试管环节在此进行,产检、生产则去正规医院。

地下代孕实验室设备

“出于对医务人员的保护,不敢让更多人知道手术室地址。”李宁说,“小中介以赚钱为主,低投入二手仪器,医疗环境差且由山寨医生拼凑而成,随时做好跑路准备,成功率不会超过30%,甚至一年也难得成功一次。”而舍得投入设备和硬件的中介,基本能做到单次手术成功率70%以上,这比官方数据中正规机构的成功率还高出20%左右。

吕进峰号称投资建立的手术室

目前,吕进峰团队提供四个套餐:“介绍医疗不包成功15万、介绍医疗包成功25万、不包成功零风险75万-100万、包成功零风险75万-125万。”如果婴儿出生超过6.8斤,每超50克,还要多支付3000元。

这些年,在吕进峰的引领下,很多中介后来居上,他们大都认为自己从事着一份“高尚的职业”,并以此为荣。一位从事了10年的中介说,自己做这行不为赚钱:“就喜欢给客户做成胚胎的那种成就感。”他把这种想法称为“信念”。

不论中介们说的多么冠冕堂皇,“代孕非法”在中国仍然是不争的事实。在全世界范围内,完全放开代孕的国家也不多。

在德国、法国、日本、新加坡等地,对代孕持完全否定态度。其中,德国在其法律规定中明确,一切形式的代孕行为都被禁止,无论是妊娠型代孕还是基因型代孕。

美国则因联邦制的特别属性,各州法律对代孕的态度不一样,有的州禁止,有的州许可。总体而言,美国反对商业代孕,但对于进行合理补偿的代孕形式表示允许。

目前中国人选择的国外代孕地,主要集中在乌克兰、印度、俄罗斯、格鲁吉亚、希腊、柬埔寨等国。

虽然目前尚不清楚郑爽疑似代孕的全部真相,也不清楚她的操作流程,但是从目前的情况看,除了技术和法律方面的风险,代孕还牵涉着更多的伦理与道德问题。

比如当事人代孕成功后又反悔了,不想要孩子,应该怎么办?

这种情况并非少见,例如,有些法院对于代孕协议经常认定为是“违背公序良俗”,主要原因之一在于代孕打破了传统自然生殖方式,引起了亲缘关系的混乱,对正常的伦理造成冲击。

所以,不论这则娱乐八卦最后走向何处,孩子是无辜的,希望他们能够顺顺利利地长大,拥有正常的一生和完整的爱。

如果郑爽真的是孩子的妈妈,请你不要抛弃他们!

作者|李游于也岳雨薇

你对代孕有什么看法?怎么看待郑爽这件事情?


参考资料
  • 关注微信

猜你喜欢